一期一振♡

未来

什么标题

童话风    大灰狼杰克X小红帽奈布

*是羊角拿枪的小红帽有尾巴注意(在文中并没有什么卵用的尾巴)

*微量园医,园丁狐狸医生兔子设定




01

狼吃羊 狐狸抓兔子,自然界中的规定向来如此。弱小的草食动物在面对敌对时会吓得四处逃窜,如同游戏一样,逃不掉的



02

难得的阳光,这对于动物们来说太重要了

在树林与小溪的夹角,太阳的西南方有一个村庄

那里的阳光不够充足,为了家人不再忍受饥饿,通常草食动物们会离开村庄去危险深处的森林中找到他们所需的营养品。

当然,活着回来的没有几个



大山的前面有着几座房子,红色的墙瓦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明亮。这里是羊群的住所,即使是动物,他们也有自主意识,从不与族人以外的居住一起。

现在正到11:00,是出门的好时机。


“一定要走南方那条大道,不要走水溪旁的小道,记住了吗?”

“哦妈妈您已经说了....啊这是第几遍来着?”奈布·萨贝达闭着眼睛懒散的掰着手指说道,“我已经十八岁了,昨天刚成年您是知道的”

“但你在妈妈眼里永远都是小孩子”美丽的妇人抚摸着奈布的脸颊,然后在额头落下一个吻“答应我在傍晚之前回来”


奈布戴上红色兜帽,拿过妇人递给他镶有金花的枪。不得不说,那真是把打猎的好枪

“当然”他吹着口哨,自信无比



03

外面的世界总是会让小孩子充满好奇心无论何时。离开亲人保护的他们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从不会担心自己的安全。

奈布穿着皮鞋踏在通向森林深处的路上,一路上的果子和各种鲜艳的花朵被他东摘一个西采一朵。这没什么不对的,因为顽皮是孩子的天性。


“哦糟糕”他站在水溪旁与正对南方道上的中间“那边来着?”


于是他放下兜帽抓着自己棕色的齐肩短发走向一块青色的石头坐下,思考着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最后他拿出一朵白色的雏菊,一片一片的摘着花瓣,在水溪清脆的歌声中他念叨着:水溪,大道。

“大道?”他把最后一片花瓣摘掉了。没有花瓣的雏菊光秃秃的,就像一位姑娘失去了心爱的东西一样,无声的悲伤的流泪。

他起身,扔掉雏菊,接着对着溪面整理整理头发,洗了洗他干净的脸,看起来有点多此一举

然后回头对着雏菊扯开一个鬼脸说:“是水溪”



04

当你身在光明时,危险也会悄悄降临

与妈妈所讲的不同,水溪旁的小道意外的明亮,有时还会看到兔子奔向他。

如果我是狐狸我就抓住它的喉咙,让它一蹦一蹦的身子不在跳动,奈布如实的想到。


“嗯?”他的披风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当他回头时一对长长的兔耳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嘿这位先生,你不要再往前走了!”一只棕毛兔子

“我想我需要一个理由”

“因...”并未说出原因的艾米丽被奈布捂着嘴抱到了灌木丛后面,她的耳朵也因为奈布的动作随之抖了一下

“您现在应该老实点女士”奈布小声的说“我可不想被撕烂肚子”


啧,麻烦的肉食动物


那是一只狐狸,一只黑白的狐狸,正在向他们走来,看起来是那么着急。“亲爱的这一点都不好玩”艾玛·伍兹难过的说道“你在哪我的天使?你在跟我捉迷藏吗?”

“咕——”

该死,什么声音?!

奇怪的声音让艾玛急促的脚步声停下了。而她刚好站在奈布的方向

“嘿亲爱的”

“我想,我抓到你了”



05

奈布紧紧的抓住手中的枪,如果那只狐狸走过来他就会一枪开在她的头上,尽管这是他第一次使用人类的东西。

身旁的艾米丽死死咬住奈布的衣服,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害怕

“我抓到你啦——!”艾玛紧紧抱住眼前的娃娃,它看起来像是某个人的模样。

......什么?

“哦宝贝儿对不起”艾玛对着玩偶又亲又摸就像是一对热恋的情侣一样“你一定等不及了对吧,别怕我们这就回家”艾玛把娃娃抱在她温暖的怀中,然后起身离开了奈布与艾米丽的藏身之地,显然她并不想在这里停留太久。

奈布听到艾玛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亲爱的你为什么不理我了,你以前经常和我讲话的”

奈布对艾玛的行为表示嗤笑,她在开什么玩笑,动物与玩偶根本无法交流。


“呼——可真是,可真是吓死我了”艾米丽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她真的很害怕肉食动物,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

“您刚才表现的很好女士,作为奖励现在你可以夹着你的尾巴回家了”奈布提着艾米丽的后衣领,他的力气真的很大。

他差点忘了还有一只麻烦的兔子没有解决

“这就是你对待一位美丽女士应有的态度吗?”艾米丽不满的咂咂嘴。虽然她已经三十了,但她的容貌仍然保持在二十岁,听起来像变魔术一样,但我可没骗你。

奈布放下艾米丽的衣领后起身就走,说实话他并不想管一只柔弱的兔子

艾米丽揉了揉她的脖子,她的脖子被勒到有点发红,但并没有感觉那点不舒服。

她见奈布要走急忙冲他喊:“我叫艾米丽,交换个名字怎么样?”

“奈布·萨贝达”



06

没有地方比这儿更深暗,就算是黑色在这儿也太明亮了

奈布来到了一处绝对黑暗的地方

他站在黑暗面前无奈的想到“我真应该听妈妈和那只小兔子的话”

“不过”他拿出手电筒“谁叫我是奈布·萨贝达呢。”


“天呐,这真是个美丽的地方”

他用手电筒照的地方是一座庄园,一座布满玫瑰田的庄园

“房子的主人一定是个懂得享受的人”奈布推开门,然后坐在一个看起来十分昂贵的沙发上,不得不说他真的很大胆。

“彭——”

门被关上了


“Oh...上帝”


如果是一般人一定会大吼大叫的拍门,他奈布才不愿意当傻子,冷静才是他现在要做的事情。

“☍~☍~”一阵歌声传来,是天鹅湖

伴随着歌声的还有一阵脚步声,规律有序,这反而使他紧张了起来。

开玩笑,他奈布才不愿意相信什么鬼怪之类的

脚步声与歌声停下了,随后奈布看到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他身穿紫色风衣,上衣口袋上还别着把剪刀,头上戴了顶紫色的高帽子手上拿着一把手杖上面带有玫瑰,样子像是庄园里的玫瑰。不过这个男人十分高大看起来要比他高个三四十厘米。

接着奈布的视线移到了那个男人的左手,看起来并不是一般动物的手,更像是刀刃。

好吧,他觉得现在可以试着相信一下鬼怪的存在


在奈布的注视下,男人把玫瑰手杖放在一张大圆桌子上,然后举起左手刀刃的同时又从风衣里面拿出了一个红色的东西开口说到

“要吃一个苹果吗?”

......?



07

可别是个傻子吧。他奈布活了十八年还从没见过这种傻动物。

男人见奈布没回答就又开口问了一遍:“要吃一个苹果吗?”奈布摆了摆手说"不用,我们一族并不喜欢吃苹果"

“那”男人坐在与奈布对应的凳子上拖着下巴问:“方便透露一下名字吗尊敬的女士?容我先介绍一下,我叫杰克。”

“啪——”是花瓶摔碎的声音

奈布跪在桌子上拿枪正指着杰克的脑门,另一只手拽着杰克的领带,然后一字一句说到:“我,奈、布、是、堂、堂、正、正、的、男、人”他的声音愤怒到极点,他最反感别人叫他女人,他并没有她们长相那么妩媚,他有的不过是齐肩短发而已。如果不是妈妈叫他不要学会滥杀无辜,那么他保证现在的这个伪绅士一定会被他打穿脑门。

但是杰克并没感到害怕反而平静的说到:“我并不相信你是男人。”

哼还不相信?奈布冷冷的笑道,他做事干脆利落从不会拖拉。他抓起男人口袋的剪刀缓缓地说到:“不相信是吧?”反正他也想把这拖累他的短发剪掉

“——”

有几根头发被剪下通过面具落在了杰克的漂亮眼睛上,但这并没给他带来视觉上的影响。

头发剪完了,几秒钟的时间奈布的发型已经从齐肩发到了杂乱的短发。

“现在”奈布抓着杰克的衣领使他靠近他的脸,他要让杰克看清楚他,奈布,是个男人“你给我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是一个男人。”

“恩”杰克回答到“还不赖”

有病。

奈布跳下餐桌头也不回的就向大门走,他现在不是很想跟这只动物待上一段时间。

杰克丝毫不慌张,他知道的,奈布会回来找他的。

不出所料,过了一分钟奈布就原地返回的来到了杰克身边,他双手抱臂皱着眉毛,五秒后他开口:“把大门打开”“当然可以先生”杰克站起身看着比他矮的奈布说:“不过你得陪我跳支舞”



08

“跳舞?做梦去吧”

“那你一辈子都回不去了”

“我可以找到别的出口。”

“你大可以试试”

奈布很烦躁,他不用找也知道这座城堡只有大门可以走出去,因为这里连窗户都没有。即使有也只是装饰而已。

“哼,我还有一把枪,你如果不开......”糟糕!奈布摸了摸他的口袋,不见了,杀死父亲的枪不见了。

“如果你是说这把”杰克拿出刚刚奈布丢下的枪,他可真是粗心大意,杰克想到。

“还给我!”奈布踮起脚尖想要努力抓到,可枪真的离他好远好远就像父亲一样“那是我的东西你不能抢走!你这是违法!”

杰克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大笑着对奈布说:“违法?小东西我进的监狱比你学的知识还要多。”

疯子,他绝对是疯子。而他现在又不得不听一位疯子的话

“嘁,我陪你跳你的舞,相应的你要把枪还给我!”

“一言为定”



他们跳完了。由于身高的不协调,杰克跳这个舞时是轻微的弯下腰去跳的。现在他的鞋子很脏,这是因为奈布跳舞时总是踩到他的脚,不过他并不打算责备他,身为绅士礼貌是很重要的。

“现在,把它还给我”奈布伸出手准备拿回他的东西

“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是什么动物。"

啧”羊族”奈布不耐烦的说到

杰克把枪递给奈布,然后摘下礼帽笑着对奈布说:“真巧,我们是一类的。”

“那你装什么绅士”奈布擦着枪不满的说到,虽然他从没见过族人里有这么个家伙

“出于防备”杰克笑着回答“有时间你会来我这儿玩吗,我可以带你去我的后院看看”

奈布把枪装进口袋里,拿出手电筒背对着他说:“有时间吧,或许明天或许后天或许很久以后或许是,永远”

“永远可真伤人感情”杰克耸耸肩

“我只是说或许”奈布站在门前“伙计,你可以把你的门打开了吗?我觉得凭我的力气我出不去”

“当然,很荣幸为你服务”杰克笑着说“再会了朋友”

大门缓缓打开

“再会”



09

杰克并不是羊,他只是会点小把戏罢了,比如,换个耳朵。

奈布走后,他摘下面具,把狼耳朵换了回去,然后拿起玫瑰手杖走向花园,他要保证他手杖上的玫瑰是新的,不然枯萎的玫瑰可没有新鲜的实在。

花园中还站着一只动物,一只黑白相间的动物

“晚上好艾玛小姐”杰克向她行了个绅士礼仪

艾玛听到后头也不抬的说“桌子上”

杰克整了整帽子笑着对艾玛说了声道谢。他们之间的对话从没有超过五句,这也好,庄园里的人都知道与里奥的千金说话会给自己带来不便,这种原因也导致艾玛的朋友很少,或许玩偶才是她最需要的感情。

杰克将要离开时,艾玛叫住了他

“怎么了艾玛小姐?”

“我看见了”艾玛说“你把一只弱小的草食动物带到庄园里了”

“那可不能说是带,是他不请自来”杰克笑着回答

你可真麻烦艾玛·伍兹。杰克眼底闪过一丝红光但很快的又消失不见了

艾玛什么也没说,抱着娃娃径直从杰克身边离开了,经过杰克旁边时她说:“你也同样碍事杰克”


回到家的奈布已经十分累了,即使该洗澡了他也不肯摘下兜帽,他不想让街坊邻居嘲笑他的头发,更不想让他妈妈因为有他这么个不懂事的儿子而难过

“叩叩——”

“谁啊....”奈布躺在床上把脸蒙在枕头上小声说。早知道会这么丢脸他就不剪头发了。

“是我啊奈布,妈妈”他当然知道是妈妈,这个家除了他就是他妈妈了。

“妈妈不会怪你把头发剪掉的,你在妈妈眼里永远,永远都是最好的最帅气的孩子,出来理一下妈妈好么奈布”妇人温柔的劝导着奈布,她知道,奈布需要她的安慰。

什么啊,哄小孩子吗。奈布无奈的想到

“吱压——”门被打开了

奈布从门里走出然后抱着妇人,许久。妇人也回报了他。

在这期间他想起了爸爸,那是一个永远忘不掉的记忆,同时他也知道,妈妈一个人养他是多么的不容易。

他松开了妇人,说:“我知道的妈妈,辛苦了”妇人笑着回答他:“你也是,奈布”

那真是世界上最美的笑容,他会守护这个笑容的,永远


一天过去了,奈布没有去找杰克

“啊”杰克望着手杖上的玫瑰,自言自语“他忘记了吧”



10

在回来的第二天,奈布实在受不了这个发型了,他开始想办法。

外面的天空阴沉沉的,不时还有几只燕子飞过

他想起了杰克。既然他的口袋有剪刀那么他应该会打理头发,奈布想到。总比自己剪的鸡窝头好


他再次出发了,一样的衣服一样的调皮还有一样的枪。

这次路上没有很多兔子,因为阴沉沉的环境给动物们带来了压抑感,奈布也是。

“但愿不会下雨。”


他到了庄园大门前,然后推开门叫了声“杰克”

“一直都在奈布先生。”坐在沙发上的杰克发出声音“我等你一天了”

奈布坐在就近的椅子上并把腿翘在另一个腿上,说:“我可没说过我昨天会来”

杰克耸耸肩,他知道他会这么说。“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剪头发。”

“....Oh,boy”杰克简直无法理解,难道他现在的发型不好看吗

奈布犹豫再三,还是选择摘下兜帽,他只求杰克不笑他。

“不是很糟糕”杰克摸着下巴然后走到奈布面前仔细打量。然后他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对着奈布说:“我想到了,你一定会喜欢的。”他走到奈布后面准备开始对奈布来一个全新的改造。

呃,上帝保佑。


杰克剪完了,在快要结束时他对奈布的头发加了点小魔法,例如使它们卷起来。

奈布实在欣赏不来这个卷毛,虽然比他的鸡窝头好多了。

杰克左看右看得意的欣赏自己的创作,他果然没有看错人。“真适合你先生。”

“这个卷毛.....okay很适合我”毕竟是他求别人帮助,挑人家毛病并不是礼貌的行为,而且杰克觉得还可以他也就无所谓了。朋友的建议往往大于他自己的建议。

“那么,我走了....嗯..杰克”

“这么快么”杰克不舍的说,虽然他能来他也很高兴就是了。

“好吧好吧我知道的要给你谢礼对吧”奈布用妥协一样的口气说“我给你带了个东西”奈布拿出一个铃铛。

“诺,送你了,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是我小时候戴的一个铃铛,到时候你遇到危险了,你在村庄附近摇它,我就会来找你。”

杰克接过铃铛,他其实并不想要谢礼,他只是想让奈布多留一会。而且这是他第一次收到礼物。

“非常感谢奈布先生”杰克向他行了个绅士礼仪

“不用不用”奈布摆摆手“我要走了杰克,马上就要下雨了,妈妈会担心我的。”

“嗯,路上小心,奈布”


事情本该如此发展,但偏偏就是出了差错


不对。杰克皱了皱眉,偏偏这个时候回来。杰克紧紧的盯着大门

他可真会挑时间

奈布还没走到大门口,门就被打开了。伴随着暴雨与泥土,一只狼踏着优雅的步子进来了。

“Surprise我亲爱的弟弟,外面的风可真大,我的衣服都被吹脏了”白纹边走边脱掉外套后发现他的前面站着一只羊,一只可爱的小羊。

而那只羊现在正盯着他。

一种恐惧感瞬间贯穿了奈布的全身。恰恰白纹就喜欢这种猎物的表情,这让他很享受。

白纹舔舔嘴巴,现在他有点饿了。

“你可真贴心,还为我准备了丰盛的食物。”白纹用他的触手拍了拍杰克的肩膀

“那么.....”白纹收回触手,并用这只手迅速伸向奈布,然后把奈布抓到了自己的面前。那只手有力的握住了奈布力气大的像是要把他捏碎。

但是触手断了。

杰克把利爪收回,把爪子上的液体扔掉轻轻的说:“哎呀失手了”

然后他摘掉面具露出猩红的眼睛,这双漂亮眼睛里倒映出了白纹的样子。

“忘记说了”杰克走到奈布身边并把他放在自己身后,咧开一个笑脸“欢迎回来,哥哥”







——————————并没有完

会有第二篇的!(或许ono)

对本文作几个解释!

01奈布的爸爸死了,是在人类捕食的时候被射杀了,枪是最后有只狮子咬死了那个人类然后当时奈布跟着爸爸去打猎看到了一切并把枪拿走,狮子为什么救奈布爸爸是因为奈布爸爸救过他!(人间有真情)

02艾玛的玩偶是艾米丽,因为当时艾米丽跟着一群朋友去深山里找药材的时候被躲在大树后面的艾玛看见了所以(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03杰克说艾玛麻烦,是因为艾玛对杰克的态度(?),杰克很绅士所以他在对一个对他绅士行为无视的人感到烦躁,虽然这是杰克一厢情愿对所有动物绅士,但因为他长得太好看了所以(我的思想不要上升游戏!)

艾玛说杰克碍事,是因为杰克有次出去抓到一只兔子,那兔子就是艾米丽当时他公主抱着艾米丽恰好被艾玛看见所以她觉得杰克碍事,杰克为什么抓艾米丽因为她在杰克的花园里找药材,当时杰克心情好就把她放了(也不要上升游戏!)

04杰克的双胞胎哥哥白纹,他们俩因为长得很像但是穿衣风格不同所以很有辨识度,但是由于杰克在捕食时失误用刀把白纹的手给刺伤了,所以白纹的手变成了液体(因为魔法,我这个设定就很迷)

他对杰克的态度就是有兄弟之间的爱但更多的是恨,但在紧要关头他还是会保护这个弟弟。

杰克对白纹的态度,也是有兄弟间的爱和大多的愧疚,有一小部分是嫉妒,因为白纹在做事方面比他绅士多了(小孩子的嫉妒就延长到了长大(。)

05标题的意思是,将来食肉动物和草食动物之间会有一场战争,然后会继续发展发展,可能是个超长篇但我写的我自己都想砍死我自己(

大概就是这是谜一样的设定

没啦!


童话故事邦信篇

大魔王刘邦      普通人韩信

 年龄操作有   刘邦20岁   韩信11岁

除邦信以外,其他人全为友情向

架空有

以上

 

 

 

 

 

 

 

 

01

在英国伦敦有一个小镇

人们在那里安居乐业,生活美满

那个小镇叫   童话镇

 

 

 

02

镇里有一群小男孩

喜欢去森林里冒险,因为森林里有一个大魔王

只有最小的孩子没有去过

因为太小,哥哥们怕把他丢掉

那个孩子叫韩信

但是他总喜欢偷偷跟在哥哥们后面,真是个坏孩子

 

 

 

 

03

韩信每次看到他的哥哥张良回来,总会拉着他要他讲森林里的事

张良每次都只摸摸韩信的头说,森林是一个危险的地方

对此韩信很苦恼,因为他的好朋友赵云总是笑着对他说,森林可真是个有趣的地方

于是

韩信决定去森林里冒险

他要去看看,森林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04

韩信去的时候,穿上了他平常的衣服,然后挎着一个篮子,里面是奶酪面包和葡萄汁

他蹬了蹬黑色皮鞋,裹着斗篷就跑出了小镇

韩信跑到森林的时候已经下午了,他把帽子放下,然后坐在草地上,从篮子里拿出了奶酪面包,没吃几口就又上路了

没走多远,韩信看到了一条河流,河边有只鹿正在喝水,韩信问它 【嘿,你知道这森林里有什么吗?】鹿停止了喝水,回答他 【这片森林里有个紫色头发的男人,你见到他可千万要避开。】

【哪有什么可怕的】韩信不解的挠了挠头,【哎!】韩信看那头鹿要走,连忙喊道【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啊!】可鹿已经走远了,没法再回答韩信的问题

 

 

 

 

05

“要怎么样才能找到那个男人呢”韩信边走边嘀咕,以至于他根本察觉不到后面有人跟着

  

 

韩信走到了一片花田中,闻着花香的他唱起了哥哥教给他的歌谣

 有人来了

韩信感觉到了

【什么人】韩信背对着那人不敢转头

那人并不说话,只是一步一步的走近韩信

【你...你别动】韩信急了,他快速拿起装葡萄汁的瓶子,【我让你别动!】韩信扭过头大声的喊

真好看

韩信的第一反应

【呵】那人轻笑道,拿起一朵花走到了韩信面前,并把那朵花别到了韩信的耳边,然后离远看了看,笑着对他说【不客观的说,我是个好人】

 

 

 

 

 

06

韩信看着这个男人的容貌傻眼了,但他可没有完全变傻,他想起了那只鹿所说的话‘小心一个紫头发的男人’

但是眼前这个人那里像男人,长长的紫色头发,耳边还有一串辫子,耳朵上还有耳钉,如果无视头上的两个角,怎么看也是个女人吧

韩信认为他理解的很对,于是鼓起勇气对紫头发的姐姐说【那个。。大姐姐

 

刘邦听了想打人

小小年纪就瞎了真可怜

 

刘邦也不生气,慢慢的蹲在他面前说【我啊,可是一个男人哦】

啊  原来是个男人啊,听他说完的韩信猛地舒了口气

‘唉..等会,我为什么要舒气!’韩信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耻并且打了自己脸一下,说【我真是个笨蛋!】

刘邦看着突然打自己脸的韩信,笑出了声,随后他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摸着韩信的脑袋,对他说【呐,要来我家坐坐吗】

 

 

 

 

07

韩信跟着刘邦,一路的奔波简直要把他累坏了,他问他【到了吗】   【恩】刘邦拉着韩信的手回答

他们在一座城堡前停下,那城堡可真够大的

【哇....】韩信看着城堡不禁喊道,【这城堡都有我们小镇一半大了】

【那你愿意住下吗】刘邦问

【那可不行】韩信一边带上斗篷一边挎着篮子对他说【今天太晚了,不过我可以经常来找你玩】

韩信挠了挠头然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从篮子里拿出两片奶酪面包和葡萄汁,递给刘邦,说【呃。。。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但这可是我们家里最好吃的东西了】然后他转过身,用斗篷捂着脸,害羞的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刘邦说【刘邦】

韩信跑出离刘邦十米远后,头也不转的对他说【我叫韩信,记住了!我会来找你玩的!】

我等着你,小鬼

 

 

 

 

 

08

回去的路上,韩信摘了许多花儿,颜色甚多,但紫色和红色却各只有一朵。他也上树采了些果子,大小不一,却看起来那么可口,那么美味。如果他足够幸运,他还会捡到一些松果。哦,你瞧瞧我,我可真傻,他从魔王手中逃出来不就够幸运了吗?

 

韩信回到小镇,向找了他一天的哥哥请罪,把紫色和红色的花儿取出,剩下的全部都送给他最最亲爱的哥哥

把大小不一的果子分给寻找他的伙伴们,最后,他唯独把那些幸运的松果藏在了他那件披风里。

童话镇的九点钟,人们是要早早上床睡觉的,不然可就会有大魔王来抓走那些不睡觉的人哦

哦,这里有盏灯亮着,让我看看是谁那么不听大魔王的话呢

 

一个红色短发的男孩在桌子上写着什么,但是我们不会清楚他写的到底是什么,我们只知道,他被大魔王盯上了。

 

 

 

 

09

清晨的阳光总是最宝贵的,而这些阳光是留给那些早起勤奋的人们,比如,我们可爱的韩信

这一天的韩信和往常不一样,他穿着最新的白衬衫,套上黑色的背带短裤,腿上穿着黑色的及膝短袜,脚上是棕色的皮鞋,但有一点不一样,他仍然裹着那件斗篷,挎着那个篮子,奔跑着前往森林

韩信的那个篮子里装着食物,奶酪面包和鱼肉以及那些幸运的松果

 

 

午时前,韩信跑到了森林里,他没有休息,继续向前跑,在不远处,他看到了一只熊,一只棕色的熊。

韩信走到它跟前,拿出鱼肉问它【大熊,大熊,你知道森林中的大魔王喜欢什么吗?】

棕熊接过鱼肉,咬了一口后回答他【他喜欢红色的东西】

“红色的东西...”韩信嘀咕到,【谢谢你啦】韩信跟棕熊挥了挥手,离开了那里

再往前走不远,他看到了树上的松鼠们,韩信问它们【松鼠,松鼠,你们知道森林中的大魔王喜欢什么吗?】松鼠们挠挠头,回答他【如果你给我们好吃的松果,我们就回答你!】

【我有松果哦】韩信连忙掏出松果,说【你们看,我有很多呢!】,松鼠们高兴坏了,争先的爬下树,眼看就要拿到松果了,韩信却突然用斗篷盖住松果。【你们要先回答我的问题才有松果吃,知道吗!】于是,松鼠们争先恐后的回答,虽然声音很乱也很吵,但是韩信还是听出来了,森林中的大魔王喜欢紫色。韩信把盖住松果的斗篷掀开,然后快速的离开,他可不想被一群饿极了的松鼠扑倒

 

 

 

 

10

韩信就这样来到了大魔王的城堡,只不过他的篮子里多了些红色的果子和紫色的果子

"叩叩——"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韩信有些不安,毕竟自己还跟那个什么刘邦大魔王不太熟悉,他搅了搅手指

【是韩信吗】他还记得我的名字!韩信开心的想到

【是...是韩信!】

"吱嘎——"

那人打开门,身体和脸暴露在韩信的眼中,和那天相遇的时候一样,没有变化

倒是刘邦看到韩信的打扮很惊讶,【怎么穿的这么隆重啊】,韩信愣了一下,然后害羞的回答说【哥..哥哥说,去朋友家要穿最好看的衣服!】,刘邦眯了眯眼,随即牵起韩信的手说【那就别光在门口站着了,进来坐】

 

韩信就这样跟着刘邦到了客厅,他们两个人一直牵着手

"嗯。。"韩信想起了自己还有礼物要送给刘邦,于是他挣脱了刘邦的手。

刘邦感到自己一直牵着的手被松开,就扭头去看韩信,看他要干什么。

韩信拿出他篮子里的所有东西,摆在桌子上后,他笑着对刘邦说【我听森林中的一些动物们说,你最喜欢紫色和红色了,所以我把有这两种颜色的东西放在了一起,因为红色和紫色就是要在一起嘛!还有,这些奶酪面包全都给你吃哦!面包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啦!】

刘邦没有想到,韩信会对他这么好,对一个不熟悉的大魔王这么好。好喜欢

韩信见他没有动静,于是跳起来,用手在刘邦的眼前晃了晃

刘邦醒过神来,对他说【你刚刚说,紫色和红色就是要在一起的?】

【是哦!】韩信见他是因为这事发愣,咯咯的笑道【因为紫色是我的幸运色,红色是我的发色,所以我认为,这两个颜色就是要在一起的!】

刘邦见他这样,也笑道【那我们真是有缘,红色刚好是我的幸运色,紫色也刚好是我的发色,那你说】他抱起韩信【我们两个是不是很适合恋爱?】

 

城堡外,一朵紫色的花上停留着一只红色的蝴蝶

 

 

 

 

 

-----------------------------

emmmm就算是对自己的一种小癖好的满足吧(。・∀・)

结局写不好,却不知道要咋继续写orz

就。。。就这样的结局也挺好(你

下次开个亮瑜篇的童话故事hhhh

 邦邦和重言的衣服头发是私设的,因为想看短发信所以就x

抽皮条这个游戏诸君可玩过?

发布了长文章:抽皮条这个游戏诸君可玩过?

点击查看

还有好多cp我打不了....好尴尬quq文笔不好x如果大部分人不适的话会删的x!

#那就在陪你一次吧3
#酒鱼邦信(邦信比较少所以不打tag啦qwq)来啊快活啊
#ooc有的,而且超严重的(严肃)

       不做无法实现的梦

吕布看呆了 他不敢想象这世上可以有这么美丽的人   但他隐约觉得  嗯 还是赵云的笑最好看了。

"小布布想要上学吗"赵云在厨房做着菜,对着客厅的吕布喊了一声"如果不想上就跟我说哦"

吕布咂吧咂吧嘴,嘴撅的老高,对着赵云就说一句:"当然要上啊,本大爷可是要称霸幼儿园的!"

但让吕布怎样都没想到的是,哪个混蛋刘邦竟然和他一个幼儿园一个班甚至两床相挨

"小朋友早上好啊~"大乔笑着说到"今天我们坦克班来了位新的小朋友哦  他的名字是吕布,大家一定要记住哦~"
台下一片混乱   让吕布竟有些慌,不敢介绍自己  不知道是心灵感应还是什么,就在那一刻  刘邦和吕布两眼相对,恩 ,特别"和善友爱"

恰巧看到这一幕的大乔以为刘邦和吕布是好朋友,就一拍手说:"那,吕布小朋友就跟刘邦坐一起吧~"
听到这句话的吕布和刘邦表示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但是因为打不过大乔老师就只好和自己的"好同桌好朋友"坐在一起,然而会不会不吵架不打架则是另一回事

赵云坐在沙发上,看着坐在对面的李白不禁有些尴尬,虽说他们两个也是一个幼儿园也是一个初中高中大学,但赵云就是对李白没有好感    ,赵云认为,像李白这样的花心大少爷不会有真感情  但他好像这次交了个男朋友哪个男生对他超好  名字叫庄周.
"嗯...."李白摸了摸鼻子对着赵云尴尬的说"那个,我听韩信说你家的吕布好像变小了?"
哦,韩信王八蛋
"恩,是这样子的不过和你无关吧"赵云面无表情,一点都不想笑
李白像是发现了什么然后对着赵云说:"我不是来嘲笑你的我是说,李白深吸一口气对着赵云:"我家庄周也变小了"

唉?

"所以我再说一次!"大乔一手拎着吕布一手拎着刘邦,脸上的怒气几乎把她这张美丽的脸都给扭曲掉了"刘邦和吕布你俩能不能好好睡觉了,能不能不打架了,你知不知道咱们班里好多小朋友都被你们吓跑了!"
关我什么事,吕布和刘邦同时心想,也只有这个时候,他俩比较有默契

大乔坐在凳子上,开始对他俩的所作所为进行教育,然而他俩只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那种表现,大乔没有注意他们俩的表情,只是一个劲的说,说了几个小时,刘邦和吕布听着听着也就睡着了

"睡着了吗?"大乔看向他们俩,然后笑着说:"睡觉的时候真的很可爱呢,赵云和韩信那家伙说的没错"

"唉------------"赵云表情大变的站了起来,"你你你你你你说什么?"
"我说啊"李白捂着耳朵对着赵云大声说:"我家的庄周变小了啊!"

赵云不相信也不敢相信,虽说自家的吕布确实变小了,但赵云就是相信那是自己的理想使他变小的,现在李白家的庄周也跟吕布一样,这让赵云开始怀疑,吕布变小可能是别的原因

赵云有一瞬间在想,这是梦吧
于是他开始希望这种无法实现的梦还是早点醒来比较好

#那就在陪你一次吧2#
#ooc依旧存在!
#依旧是小学生文笔却有一颗想要写好文的心!

他隐约觉得   嗯还是赵云的笑最好看了

"嗯....所以你是说吕布变小了吗?!!"韩信很吃惊  以至于他不敢直视赵云的眼睛
"对啊..所以我才烦恼着.."赵云很发愁  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怎么留。



我该如何是好呢


"变小了多好啊,你也不必在为他做一些没必要的事了"韩信皱着眉头,用手戳着赵云的头发  说了一句"我不希望你变得跟以前一样"

"你不明白的"赵云别开韩信的手  抬头望着天空,说了一句没有人听到的话"我能为他多做一些就多做一些"

韩信眉头依皱,却一句话也不说     对着那边依然争吵的两人喊了一句:"刘邦和那个什么吕布过来啦,回家了!"
"你来啊,来喷我啊"来自某个小霸王的嘲笑
"哎哟看给你厉害的,你有本事别动啊!"来自某个狰狞紫仓鼠的不屑
刚好看到这一幕的韩信表示你们不是什么好人 于是他就把吕布扔给赵云,自己则是抱着刘邦
在夕阳下颇有一种喜感

"喂赵云我就先走了,刘邦在不吃饭就会饿着的,拜拜啦"
赵云抱起吕布对着韩信说:"恩再见韩信"
"喂你这个...."  "刘邦你快闭嘴"韩信捂着刘邦嘴对他喊了一句"人家没因为你喷薯片打你就不错了你还想对人家干吗!"

"我们走吧,小布布"
"哼,刘邦这个混蛋下次见到他我一定要用薯片喷死他!"吕布很气,气到他现在就想吃一包薯片吐刘邦脸上
"做人不能太记仇哦小布布"风吹了过来,赵云的那句话也在风里漂去"毕竟仇多人心狭"
"哼,反正本大爷非常气,除非你给本大爷做饭,不然本大爷就一直生气,你哄我也没有用!"
赵云愣了一下  然后笑着对他说:"好啊 那我就哄你一辈子吧"

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吕布心想:什么嘛,明明是个男的笑起来却跟个女人一样  一点都不好看哼!其实是脸红了呀.

夕阳下  一大一小的影子就这么平行的走在了一起

回到家的吕布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因为他最喜欢的王者荣耀就要开始了,那里面有个漂亮的姐姐让吕布很中意,不用猜也知道是貂蝉

"花有再开的那天 人,有重逢的时候吗"貂蝉在樱花树下喊了一句台词,突然  两边分别出来了五个人  很显然是来要了貂蝉的命的

"想欣赏妾身的舞姿吗"貂蝉随即一个粉色的花圈绽放,在樱花树下竟显得妖娆   而那五个人,被打的重伤  甚至死亡  无一幸免

"收到的情书太多  也是一种烦恼呢"樱花落在了貂蝉的裙子上,发丝上和手上  满天的樱花衬得貂蝉更好看甚至美。

吕布看呆了 他不敢想象这世上可以有这么美丽的人   但他隐约觉得  嗯 还是赵云的笑最好看了。



我欲修仙法力无边2333
图是网上找的  如果侵权了立马删抱歉!

#那就在陪你一次吧#1
#有邦信!
#有ooc!
          
          你真的是个赖人啊

"所以说,大傻个你是变小了吗"赵云十分苦恼  对于小时的吕布他根本束手无策
"哈?你这个小白脸说什么呢,本大爷这么帅这么高  我都快长到180了!"吕布大叫着 那只长长的袖子被吕布高高举起  脚跺着地 样子颇为滑稽
"噗....变小了还是那么耍赖啊.."赵云捂着嘴清说一句
"你说什么?本大爷听不见!"
"我说"赵云抱起吕布  把嘴对着吕布的耳朵说:"你真的是个赖人啊"顺便吹了口气



"小布布想要什么吗"赵云拿着儿童玩具  对购物车里的吕布说
"本大爷想要未来纪元!那个超酷的!特别是那把枪 唰唰唰的敌人就全没了!"吕布越说越激动,以至于别人看赵云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好了小声点 我给你买就是了,除了这个还有吗?"赵云摸着吕布头  手里摸着 心里想着吕布头真的软乎乎呢
"没....."吕布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紫色头发的仓鼠给打断了
"哈哈哈哈看本君主的反复横跳!"
"喂刘邦你给我慢点啊!"红色的长发,若不仔细看就似个姑娘一般   实则是少年

"谁让你穿着人家的仓鼠衣满商场乱跑的啊?撞着人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啊!?"红发少年很气  从他抱紫仓鼠的那个姿势就能看出来  恩     他是想要扔了他。

"嗯......"赵云看向红发少年沉思了一会儿,随即喊出一句:"韩信?"
"哈?"





"赵云我好想你啊来抱个啊"(づ ●─● )づ
"嗯  好久不见呢"
"喂"吕布坐在购物车里说"离我叔远点!"
所以叔叔又是什么啊  赵云心想

听到吕布这样说话的吃东西刘邦表示你居然敢对我朋友大声讲话 刘邦表示不服
"喂你怎么讲话的  你居然敢跟我基(朋)友草草(吵吵)闹闹  四(是)不四(是)不想在则(这)条街上混了啊???"薯片从刘邦嘴里喷出,正好喷在吕布脸上
"噗"赵云笑出了声
"啊啊啊啊你居然敢喷本大爷脸上!"
"对啊 本君主今天就要把这一大包薯片全喷你脸上!"
"@&***#¥%%&!"吕
"##¥%&&%*@*!"邦


"嗯....所以你是说吕布变小了吗?!!"韩信很吃惊  以至于他不敢直视赵云的眼睛
"对啊..所以我才烦恼着.."赵云很发愁  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怎么留。



我该如何是好呢



吕布变小系列
变小失忆却跟个大爷一样牛逼(不是)
#那就在陪你一次吧#

             这可不是神经病 是理想

吕布和赵云一起长大,从刚出生几个月就开始了
那时候的赵云生的白白嫩嫩像某家的姑娘一样    吕布却反而,跟他爹一样是个霸王 

赵云和吕布一个幼儿园 一个小学 一个初中 一个高中 甚至一个女人

一个迷的发疯
一个浪迹无踪


赵云其实一直有个理想 他想让吕布变得小小的就像开始一样  吕布总是笑他你这个神经病   赵云则不然,他总是对吕布说:这可不是神经病 是理想.

理想终将会成为现实
每当夕阳的时候  鸟雀回归巢穴  夜幕渐渐降临
不可思议的事情总是在这个时候发生
会发生什么呢?
是一夜暴富 亦或是一夜成名
这些赵云都想过
但这些从没发生.
唯一发生的   是190高的吕布变为112的吕布

"所以,你为什么会和本大爷在一个房间里!"
不可置信
这种理想竟会成为现实
而且  还是在吕布身上
"唉?"
所以说
这种神经病的理想
还是不好发生吧?

赵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啊,不仅不会痛,还会美滋滋的(。

吕布变小了
胆子就变大了 就敢欺负赵云了(微笑)